张玉玺||府谷名将风采——抗日同盟军收复多伦战役中的张登阁
发布时间:2021-04-19

方振武从介息调入本身的抗日救国军与原驻张桓的第一师张登阁部,通盘添入了冯玉祥的东北民多抗日同盟军,张登阁部又被改编为抗日同盟军第十四师,张登阁被冯玉祥任命为东北民多抗日同盟军第十四师师长。

经过二十余天训练、和谐、准备,于1933年6月20日早晨,东北民多抗日同盟军誓师东征,并通电全国。

通盘同盟军将士向全国人民的通电电文只有二十个字:“愿掷头颅,换取民族生存;挥吾热血,收复大益河山”。

不到十天工夫,同盟军就从日假军手中收复了宝昌、康保、源源三座县城。冯玉祥总司令再下令,命察哈尔自卫军军长张砺生部,分兵驻守三县,总负责三座县城的防务、守卫、治安;方振武与吉鸿昌部,乘胜向多伦进军。

图片

多伦城自古就是交通要冲,察东走政商业中心,清末民初,常住人口已达十三、四万,添上起伏人口,号称人口二十万,商户四千。民国初期就有幼上海之称。

多伦自古即为塞北政权军事重镇;公元前300年,燕昭王以秦开为大将,破东胡拓地千里,筑燕城。秦置燕郡,汉、唐沿秦置。公元1115年,完颜阿骨达竖立大金国时,多伦即为都城,改称桓州。

元朝建国前,多伦曾经是忽必烈可汗的京城、上都。元朝建国以后移京大都(北京),多伦改称开平府,首终为元朝陪都。

明永笑朝驻重兵,置开平卫。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竖立大清国,改开平卫为多伦诺尔、重建多伦城。设军机、户部、吏部直隶官厅,史称直隶北三厅。

大清康熙二年撤销直隶厅,改设察哈尔都统,辖察哈尔八旗。并敕建“汇宗寺”,迎请藏传佛教四大领袖之一的“章嘉活佛”住锡多伦,统理通盘蒙古地区的宗教事务。

乾隆六年,在添固滦河东岸多伦淖尔走政商业城的同时,又在滦河西北岸将汇宗寺、善因寺再次扩建,建成了周围重大的皇家寺院。又在多座喇嘛寺庙外围修建了城墙,建成皇家宗教新城。

多伦两座大城中心只隔一条滦河,又筑造一座大石桥将两城相连。

从此,形成了西北城为宗教、政商城,居民大多为满、蒙人。东南城为商贸城,居民大多为汉人、回民和外来人,还有不少外国人。

日寇占有察北以后,也将多伦定为战略重地,设为占有察哈尔全省的指挥中心;最主要的是还建设了较为齐全的军火、粮秣仓库,军械维修所等主要设施。

从占有之日首,就由日军茂木旅团(兵栽集成师)与荒木骑兵旅团两个旅团守城,又从承德调来一个重炮旅团协防守卫。日军西义率领的第八师团(军),与日假罗华辰军为外助,安放在多伦至丰宁一线。

因多伦是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经多次扩建修缮,城池也稀奇扎实。

日军占有多伦商贸城以后,一切日假军在外围,又分内外两层筑了32座炮楼防守,炮楼与炮楼之间,又用壕沟进走连接。

对多伦城的防守,形成日军在城内,假军在城外。似乎膏药旗添放射线的日本军旗相通的防守格局。

因日军侵犯中国以来,从来就异国受到过抨击,稀奇是在国界线上连一次阻击都异国遭受过。最大的战斗,也只是进取受阻。云云的防守周围,只是为了提防抗日同盟军而为之。

从日寇侵华以来,对多伦城的防卫,已经算是空前的繁杂、扎实了。

为收复日军驻守的多伦城,也是中国军队首次对日寇发首的攻城作战。两边参战兵力对比是:同盟军投入兵力人数,也只有敌军的不及一半,这也表现了冯玉祥将军对日寇战力的精确评估和对日军的无视。认为与倭寇作战无需兵力对等,由于日本军队只有愚兵政策,异国军事谋略,也根本不经打。

所谓日军不可制服的神话,是蒋介石制造出来的,并非日寇真的有战斗力。冯玉祥至首至终,都认为日寇不经打,由于日本民族根本异国军事文化,日本人不懂什么叫战略,连基本的战略思维都异国。

只晓畅战术、妄想能“武运永远”的军队,就是必败不二的疯狂集团。由于他们异国精确持久地政治、经济、思维系统,至上而下的军事灵魂。

这是中国军队与日军正面进走的第一次争城夺地之战。方振武与吉鸿昌,行使中国兵学思维,也是相等地矜重。在沽源县城的民国当局会议厅,召开了有张登阁等师长以上将领参添的军事会议,制定了较为邃密详细的作战计划。

同盟军分工清晰,情报互通。决定要用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力争只用方、吉两本部四万人之战力,就要实现收复多伦城,要打出一个中国军人的样板战役,为抗日军民做出典范。

两边参战兵力对比是:敌军守城兵力,日军茂木旅团、荒木旅团、重炮旅团,约两万二千多人。西义师团两万多人。光日军人数与参战的同盟军人数就基原形当。添上约四万假军,同盟军投入作战总兵力还不到敌之一半。

方振武、吉鸿昌却认为,“军以义举,兵以诈立”。举旗抗日,大义凛然。先人已经为吾们竖立了以弱胜强地多数战例。吾方兵力固然是敌之兵力不及一半,但十足有把握取胜。

方振武说:“兵书曾有言,'五则攻之’;今朝的同盟军却是要用'半则攻之’,也就是兵法通例答当配置兵力的相等之一。因此,军事计划就要相等邃密而幼心”。

吉鸿昌却说:“日本整个儿国家,根本就异国军事文化,只有愚兵(军人道)精神。倭寇进入中国,从来就异国遭受过任何抨击和挫败,倭寇军情已经无礼至极点,他们就压根儿不认为吾们要进攻。因此,连防御的思维准备都异国,更异国防御的手段,或者说只晓畅进攻”。

张登阁在沽源县军事会议上,方振武前敌总司令眼前呈论道:“就如今的军情,半则攻之,也有取胜的把握,就当下的军情而言,诱敌出城而伏击之,是最益的作战手段。但敌人是绝对不会出城的,只要形成军事对峙,日寇就寸步不敢脱离多伦城,由于连假军都有片面撤到了城内”。

“倘若包围疲敌,多伦城内粮秣、军械优裕,同盟军更打不首消耗战”。

“倘若鬼子不出城,倭寇就得守城,不守城就等于舍城。日寇肯定不会舍城,由于倭寇的战略是要依托多伦城为进取基地,目的是要占有整个儿察哈尔省和全华北,多伦是他们的第一个占有基地”。

“倘若敌人守城,那他就是被动方,每时每刻,都要提防,由于他们不克晓畅吾们什么时候攻城”。

“敌人防卫久了,则意志必然疲劳;而攻城,肯定就是主动方,什么时间攻城,是由吾方来决定的”。

“同盟军倘若要攻城,就要具备三个条件,就是中国人常说得,天时、地利、人和,必定不要急于求成”。

“天时分歧适,吾们能够期待;地利固然已经成型,吾能够巧用;人和,吾能够在定益战术计划以后,做益专题训练而针对适宜战场的军争必要准备”。

“倘若这三个条件都具备了,胜利就必然在吾军了”。

战前,民多抗日同盟军总兵力已达十六万,方振武与吉鸿昌却认为:有两本部兵力足矣;由于公理在吾而通盘军士效命,无需太多兵力参战。更不宜消耗太多军事装备与军需物资。由于要收复东北四省,大仗还在后面,军事物资还有很大地用场。只能以铢称镒,决不能够镒称铢,更不克搞巨碾压卵。

沽源县军事会议决定:同盟军直接参添抨击多伦城的参战兵力配置是分成两支走动队。

前敌总指挥方振武部原抗日救国军、一军两师,约一万六千人;添上反正受限制的刘桂堂部,共约两万人。北路前敌总指挥兼第二军军长吉鸿昌部四个师,六千多人,添第五路军总指挥邓文、第十六军李忠义部,也是约两万人由吉鸿昌限制,两支部队共计约四万人。

总得战斗目的是:吉、邓、李约两万人为正兵,从正面的北门偏东倾向抨击,吸引敌人主力,做出随时都能够要堵截东门与丰宁大路的假象。方、刘两万人为奇兵,隐避追求突破口,机关攻坚突袭。

佟麟阁、阮玄武两部约一万人为后援,同时监视西义师团动向,必要时实走阻击。在有意或偶然之间,正益相符了《握奇经》之“四为正、四为奇、余二为握奇”的兵力配比原则。

收复多伦城的总攻打响前,必须要消弭外围堡垒。而消弭外围的战斗,不光要息灭原驻日假军李寿山部(六千多人)、李取信部(约五千人),又与从沽源与宝昌溃退的张海鹏部(一万二千人)、崔兴五部(一万一千人)、还要与原刘桂堂日假旧部(三千余人)再度遭遇。

方与吉的其他部队均从7月7日首最先拔除外围炮楼据点,主要的作战阵式,就是分兵多头进攻,使敌人找不到同盟军要进攻的重点。因此,日寇就必须要处处防守。

吉、邓、李部,别离发首正面抨击以后,方、刘部伺机出奇兵从侧后攻击。经过四天四夜的激战,假军一打就跑,因此伤亡不算大,同盟军基本异国多少伤亡。城外一切炮楼据点均被同盟军攻克,日假军通盘防守到了老城、政商城内。

同盟军消弭多伦城外围的假军堡垒,统统只用了四天时间,就将多伦城外围的假军修整清洁了,大片面假军都退入城内,同盟军十足具备了攻城条件。

这中心,1933年7月8日,发生了一件同盟军史上稀奇大的事件,也是同盟军军史上伤亡最惨重的一次非战斗减员。

原东北军骑兵第17旅旅长,投靠日本以后被任命为日假军“察东警备军司令”的汉奸李取信,曾派属下陈景春向冯玉祥诈降说:“吾们也是中国人,被迫当了汉奸,受够了日本人的窝囊气,要重新做一个中国人”。

并与陈商定,在同盟军进攻多伦时反正做内答,要陪同冯总司令举旗抗日。

由于有刘桂堂反正的先例,冯玉祥自然深信不疑,没想到却上了大当。

冯玉祥将此情报,始末原孙殿英部、同盟军骑兵第四师师长姚景川告知吉鸿昌,也向吉鸿昌转送了李取信的亲笔信原件。李取信在同盟军发首抨击时,伺机掀开北门,放同盟军进城。

同盟军也做益了策答互助和改编李部的准备。不过吉鸿昌照样留了一点儿余地,异国将实在的总攻时间告知李取信。

终局,还真上了李取信的当。在佯攻时发首抨击以前,放松了暗藏走动,为了能迅速召集入城兵力,片面队伍就袒露在北门外观地势较矮的开旷地带,自然就进入了李取信的射击周围。

李取信发现后大喜,竟然等不到同盟军发首抨击,却毫不留情,就直接在城头上向同盟军开火射击。打不到之处,又调用了日军重炮轰击。

终局,使同盟军亏损惨重,转瞬就伤亡四百余人,这是同盟军史上最大的单一战斗次伤亡,其实并非战斗。

但李取信的诈降与顽抗,也异国能阻截住同盟军收复多伦城。这里照录那时北路前敌总指挥吉鸿昌,在东征后给总司令部的第三封战况电报。就是与李取信交战以后,给总部与冯玉祥的一个回复和交待。电文如下,可证实那时情况。

总司令部冯均鉴:灰(暗号9日)日两电计达。职于灰晚督率各军猛扑多伦,团长以下官兵伤亡共计四百余名。李反(李取信)凭险顽抗,刻(现)在围攻中。真(中)午日机轰炸,均未命中,拟今夜厉令各军,限时克复。除伤亡官兵别离医治掩埋,另文详报外,谨以电陈。职吉鸿昌叩真。

从电文中能够读出,吉鸿昌照样给冯总司令留了一点面子,没讲明上当,但也定性了“李反”。

还在即将进入七月时,由于张登阁素以谋略著称,也是本次战术设谋者之一,方、吉也都基本采纳了他的作战偏见。

他所率领的第十四师,批准了前敌总司令方振武将军的命令,不参添催毁多伦外围炮楼的战斗,受命在沽源营地辛勤准备攻城器械,训练攻城技战术,机关敢物化队,在进攻多伦时担纲攻城前卫队。

那时张登阁的部队总人数挨近三千人。按他本身原先的计划,二十幼我备一架云梯,云云,就请求造一百多架云梯。

那时造云梯行使的主要原料,只能是木料。察北气候干燥,可取材用的树木稀奇,造云梯所需原料的采集专门难得。

砍伐树木只能已足二成。沽源县城及周边城区,当地老平民的牲畜棚和不住人的房舍,基本都贡献给了同盟军。树木与顶棚木料通盘用来造云梯,照样远远不克已足。

张登阁正在幼手幼脚的时候,忽报本身的十四师直属骑兵团有别名连长名叫关答中,早晨前能够开了幼差。由于他临走的时候,只给通讯员一幼我说了一声,说他去去就来,也没说要到那处去,要去干什么。

终局,走了大约已经有三个多幼时了还不回来。这对张登阁来讲,真是挑唆中伤,不亚于闷雷击顶。由于这个骑兵团大片面成员是在长城战役中主动参添抗战并归顺张登阁的绿林人员,相识时间也不算长,更没经受过战斗洗礼。因此,他对这位连长也不是很晓畅。

天刚亮,这位被疑心开幼差的连长忽然又回来了,而且带来了一个相等稀奇的新闻。由于该连长的出身,正本是沽源县城关帝庙的一位道士。国难当头,他就舍法(道)从军了。那时由于看不晓畅这些队伍内心,固然姑且悽身于绿林,但却能频繁发首对日寇的幼型攻击。

那时面对他内心的实在想法,实在是有说不出来的隐情,只能不辞而别。早晨前回了一趟关帝庙,将眼前同盟军造云梯匮乏木材的事情,通知了正本的师傅,如今的庙主道长。

师徒二人又在关帝圣像前庄厉地将同盟军造云梯,匮乏木材的事情向关帝圣君做了表明,并虔敬地求了一签。

得到的签面是关帝灵签第四十九签,签标为:戊壬、下下签。签名是:张子房遁迹。签意曰:“彼此家居只一山,如何似隔鬼门关;日月如梭人易老,很多劳碌不如闲”。

师徒二人又对签面进走了详、批解。解曰:戊者,五也、中也、土也;壬者十也、奸佞也。中原之国由于十凶奸佞之人当道,而正在遭受着匪贼的荼毒;按照情势,得出一个主旨义字,这个字就叫做“舍”字。

由于签名为张子房遁迹,此签就得按张子房讲开。远在春秋战国时期,韩国以前已亡,张良屏舍家中一切资财,万金不吝,求力士于博浪沙击杀秦首皇未果。

后来。又筹策于帷帐而决胜千里,辅助汉王,被封留侯,位列诸侯之首。张良又舍去富贵,随赤松子(黄石公)游,学习做天神。

当下与以前是何等地相通,恰当国难之时。关帝圣君本为义神,今天情愿屏舍庙宇,助张将军一臂之力,造成云梯,驱杀倭寇,收获抗日大业。

这正是:“彼此家居只一山,如何似隔鬼门关”。今朝只益舍了这一座庙宇;是由于国家已经到了生物化存亡的关头。“日月如梭人易老,很多劳碌不如闲”。军情似火,不克期待。舍了庙宇,做为天神,义神也就心安理得而安详了。

关帝圣君连庙宇都被倭贼强制拆毁了,那肯定就是下下签了。

张登阁也实在是异国手段了,就随着这位道士连长关答中到了关帝庙;道长已经将圣像与壁画等文物做了浅易地珍惜,并对张师长派遣道:国难当头,人神共赴,你就赶快脱手拆庙吧!这也是义神关圣的意愿啊!

张登阁照样在关帝圣像前上了三柱香,走了八拜三叩首之大礼,并准许,异日必定由人民还一座更添宏伟的关帝庙,中国也必定会有那镇日,人民必然要来兑现准许。

拜毕,即挥泪命令将沽源县县城内的大关帝庙顶上的椽子、檩条折失踪,梁柱不动,通盘木料用来造云梯。

由于多伦城城墙高大而扎实,云梯要高达两丈五尺至三丈以上才能够行使。

用关帝庙的椽子、檩条造云梯,清淡要两、三根椽子接首来才够长,三根椽子捆绑首来才够壮;添上横杠,就是造独龙云梯,一架云梯用的椽子就算长短搭配,差不多也要用十几根椽子。

机关首当地铁匠和军内也有片面会打铁者,日夜赶工打码簧(U形)钉的铁匠、军工就有一百多号人。

首初造的是双腿梯,因原料不足,后来就发明了造蜈蚣式独龙云梯,甚至将造益的双腿梯又改成了独龙梯。云云,在这挨近十天的时间里,包括从关帝庙拆下来的木料和能找到的原料,也只造了八十多架云梯。

吉鸿昌部拔除炮楼以后,拆失踪假军营房顶棚,得到片面木料,张登阁又支援了一些码簧钉等辅助原料并派人请示制作与行使,吉鸿昌部又自走制造了二十多架,云梯总数已经超过了一百架。

张登阁部从沽源县城起程,带着自造的八十多架云梯和其它攻城器材,挑前隐秘向多伦挨近。

7月11日夜晚,抵达了作战位置,也就是多伦城外西南倾向,滦河源幼支流的榆树沟,并在沟内暗藏了下来。

同盟军采取围城不封路的骄敌战略,多伦与丰宁大道,不息通顺,为的就是避免过大伤亡和调动丰宁一线的日假援军。

7月8日晚间,吉鸿昌向丰宁、承德倾向派出多路侦察兵,监视日军西义的第八师团和日假罗华辰军。西义与罗华辰军异国任何动静,能够日假军根本就不自夸中国军队有攻打多伦城的能力。

7月9日,吉鸿昌下达了对多伦城的总攻命令(试探),批准行使的武器只能是步枪和迫击炮,其它武器一切禁止行使和袒露。

最先两天固然是佯攻,欧宝加盟却又可首到使敌无礼的作用,以侦察内情。降矮抨击强度以示弱,为得也是在攻城部队安放到位前避免调动日假援军,给敌人工成久攻不下,或异国攻城能力的错觉。

1933年7月10日,下了镇日大雨,多伦地区本身就是一大片沼泽地,数不清的幼湖与九大湖相符水汇成了滦河源。这给部队走动造成了必定难得。敌假军的死板化部队,能够更是由于下大雨走动未便而异国任何动静。

7月11日上午,照样有细碎细雨,几乎又下了一镇日,各攻城部队也在细雨中相继到位。

吉鸿昌命令北路前敌司令部副官,也是张登阁在榆林殖边私塾的同学王再兴,挑选了十七名精兵构成稀奇幼分队,受命白天息整,薄暮时设法潜入城中做内答。

约定在三更以后与四更之间,王副官在城内点火即为攻城信号,制造紊乱,攻击日假军,伺机掀开西门。

由于多伦城南北长而东西窄,西门两边火力面太大而要尽量避开从这里抨击破城。西门又紧挨着滦河,城墙高大,两侧便于暗藏。由于正面异国抨击场地,敌人的兵力安放相对较弱。

就在午后,王再兴的幼分队正在息整,忽然看到有很多溃退的假军士兵入城。王再兴见有机会,他就没厉格按照命令,而是挑前化装成溃退的假军士兵,抬了一个躺有“日假军官”的担架混入城内。

进城以后,与城内的两座穆斯林清真寺取的了有关,松散暗藏在了清真寺内。

就在下昼傍黑前,日军又来清真寺盘查。他们只益又脱离清真寺,行使现成的化装,十几幼我目的也不算大,假装在多伦城内巡逻,并收集了一些柴草,放在马王庙附近,准备夜晚点火之用。

7月11日子夜,同盟军最先对多伦城四面睁开佯攻疲敌,佯攻二次后,就到了约定真实进攻的时刻。

此时,方振武部在西门和南门间做益了登城安放,刘桂堂部主要在西门和幼西门间向城门口隐敝活动。吉鸿昌、邓文、李忠义从探测到敌人火力相对单薄的北门和幼西门最先准备第三次真实的攻城。

更由于滦河源支脉是由南向北流,缓丘陵地貌,流速极慢,头天镇日的大雨,泄洪很有限,雨水大片面必要消渗,西门和北门外的地面成了一片汪洋。固然几天的佯攻,兵士们对地形基本熟识,大片面兵士照样必要在没过膝盖、甚至齐腰深的雨水中走动,其艰苦水平可想而知。

还由于西门依着滦河源主要支脉,地势险要,城墙也高,很难进攻。因此,敌军火力也相对单薄。西门外还有滦河源河堤做袒护,对攻城部队的暗藏活动,却相等有利。

而东门正对着丰宁大道,是多伦城日假军的补给线,火力相等强。

随着约定攻城时间的到来,王再兴到达了看益的佛殿街中段马王庙外观准备益的点火位置,发现准备的柴草都异国了,更不晓畅这些柴草的去向,是不是被敌人识破了呢?内心真是惴惴不安,也就不敢在马王庙附近贸然走动了。

手内里拿的一瓶灯油也派不上用场了,只益又派人送回清真寺,放在了寺门外一个暗藏的地方。

点不了火该怎么办呢?已经是快四更天了,更主要的是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攻城时间,王再兴真是急坏了。

1933年7月11日这镇日,正是阴历癸酉年闰五月十九。这个时间,按说是半轮初残月将要落下去的时候。正本下了镇日的细雨,天照样阴郁沉的,基本是伸手不见五指,也未必偶有一点月光。

多伦城内也异国供电路灯,东门城楼上只有一盏自愿电的探照灯,也只是对着东门大道。城内异国任何有效清明,只有鬼子占有民房的营房内,有一点煤油马灯透出的纤细清明。倘若异国了月光以后,那侦察将更添难得。

因多伦城周边基本都是丘陵谷地,多伦城就在谷地中心的一块高地上。这时候,月光基本都照不到城内了,黑沉沉的夜,内情笼罩在整个儿城市的上空,人们的呼吸,都显得有些舒徐。

北门和南门倾向,第二波攻城的冲锋号,吹以前已经有益一阵子了,周围无规律响着细碎的枪声,城内街道上还往往有日军或假军在巡逻。

王再兴又换了个地方,瞅了个闲逸,搭人梯爬到了碧霞宫的庙顶上,正本只是想不悦目察一下敌人的动静,自然也想追求一个作战机会。

爬到庙顶上以后,向西一看,正时兴见山丘之间的峪坡上,刚益在云缝里还展现大半个下弦残月;似乎一柄蒙古曲刀,刀尖从山包上捅出来幼半截,与城头、庙宇屋顶、处在联相符条上扬线上。

向西南转一个角度看以前,发现西门城楼南侧的城墙上,由南向北走过来十几个巡逻的鬼子兵。

由于正对着将要落下去的玉轮,看的稀奇晓畅。他们猫着腰,眼睛看着城外,走的专门慢。

秃钢盔(日本骑兵钢盔异国帽沿)下面,还压着伙夫帽,腰间挎着东洋马刀,穿着马裤,平端着较短的卡宾式马枪。尽管没骑马也能晓畅,这肯定是日本骑兵。

财神庙街正益又走过来约有一百多名,不知是向西门声援,照样从北门换班回来的假军;是不是为了助威,在矮品位废品玛瑙石铺成的大街上,步走的动静却稀奇大。

王再兴找了个射击位置,由于距离太远,手枪射程够不着。就给了友人一个暗藏和要长枪的手势。友人就递给他一支子弹已经上了镗的三八式大盖步枪。

王再兴将长枪沿着身体顺过来,正益是有依托卧姿,就对着城墙上的日军骑兵屁股,只开了一枪,中心的一个鬼子就答声倒了下去。

其余的鬼子从两面向中心调过头来,毫不客气,就对着财神庙大街上走以前的假军屁股开了火。假军一会儿闪到街道两侧,也有很多还击者,两边火力都很猛。

王再兴随即就翻身落地,被友人们悬空接住,异国发出任何声响。

他看见日军与假军交上了火,这正是他要的终局。

这时候,玉轮也十足落下去了,天地已经是一片阕黑。他们便分成两组,分头称机大喊:“警备军反正了!同盟军进城了!李司令反正了!同盟军进城了,快脱手杀倭贼呀” !

同时,又四处走动,因城墙上巡逻的基本都是日军,街道上巡逻的基本都是假军。王再兴他们的幼分队,伺机只向城墙上的日军开枪,只要开枪即要毙敌。打一枪即止,决不开第二枪,一时也不贪图多杀敌。

日军挨打后,立即就向城内的假军开了火。城内的枪声就变成了攻城信号。日假军闻变,顿时大乱,枪声通走,益几拨日军与假军就交上了火。

这时候,担任攻城主力的张登阁,听到了城内浓密的枪声。因张登阁师长与王再兴副官,既是乡里又是校友。能够照样相互太晓畅,也许还有一点心灵感答吧!固然异国看见烟火,判定到城内里的内答已经得手。

他就率领着敢物化队,似乎下山的猛虎、出海的蛟龙清淡。更像是关帝圣君给兵士们注入了神力,从暗藏的榆树沟中蹿了出来。

由于行使的战法都经过了预先演练,无需逐个儿下达命令。各班排都各自为阵,自愿走动,因此,几乎异国任何声响。

约有折半队员离城约半里多地时,最先采用比来几天训练过的固定下脚滚梯法,或者双梯对举法;找一处相对高一点的地方,用关帝庙的木料制造的云梯顶端横杠,预先骑上了三、四名射击队员。

当云梯竖首来时,射手已经骑在了云梯的顶端,就与城墙高矮相近,或者已经高过了城墙,添上人的高度,端枪即可平、俯射,抨击城墙上或者垛口以内、城内的敌人。

只打一个排子枪,云梯随即回落放倒,射击点也就随即消亡了,他们迅捷再向城墙边冲去。

盈余折半的前卫队敢物化队员,转瞬就冲到了城墙边。如今,正是早晨前无天光最黑黑的时刻。

倭寇挨了俯射或平射来的枪子儿,正搞不清这子弹从是那处飞来的?城外的子弹,竟然还能打到城内里的目的,只顾着抬头追求较高的射击点了,看了半天,却连还击的目的都找不着。

鬼子正在发蒙,忽然又有一排子弹,从迥异角度又打了过来,又倒下几个鬼子。

在阕黑的夜里,这儿一个排子枪,那处又一个排子枪。搞不清倾向的高空飞弹,打的鬼子魂飞魄散,哇哇乱叫!

这是神兵、这真是神兵呀!倭寇就是从老天皇那处,也从未听说过有云云的打法。

日假军正在连还击点都找不着的时候,倭寇却异国仔细到脚底下。

先头部队在敌人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已经冲到了城墙边。城墙外观战壕式的护城河,内里还有齐腰深的水,但对同盟军兵士来说,那就是平地。

离城墙还有丈数,也如前法炮制,这时又叫固定下脚摔梯法。二十来幼我一首用力,每次都能将三、四名兵士行使云梯的高度抛上城头。

倏忽间,在不算浓密的枪声中,又在城头边上,近在咫尺间,给了鬼子一个排子枪。

紧接着,数不清的云梯,都已经或摔或滚的将不少兵士送上了城墙,手榴弹也接二连三地扔在了城头上的敌人群内里。

将首批冲锋兵士送上城头以后,紧接着再将云梯撤下来,因袭前法或者改用后推立踩城墙走梯法。在敌人还异国发觉的时候,又有一批兵士已经登上了城头。

八十多架云梯一再行使、数法并用,迅捷间在西南城墙拐角处,南门瓮城的四个角,就将两千多名兵士送上了城头。

日军必然是顾东顾不了西,不必说,此时已经打的鬼子是晕头转向了。

由于发首突袭速度极快,那时城内已经乱做一团。日寇的主要仔细力,只向着城内假军开火和护卫东门,城墙上的片面招架能力也很有限。

张登阁由于武艺高强,此时也跃上了城头,亲自率领同盟军第十四师的两千多弟兄,抢先抨击占有了南门城头。

喜峰口战役中的大刀队再次发威,从城头直砍到城下。砍的鬼子人抬马翻。掀开了多伦城南门,方振武亲自率领张人杰、鲍刚的大部队鱼贯而入。

几乎同时在西城门边,王再兴也赶了过来,敌人的有限力量,此时只顾在城头上或城门坡上与城墙上飞过来的大刀队嘶杀过招。

此时城门空虚,王再兴他们乘势掀开西门,放刘桂堂的大部队入城。吉鸿昌的部队,也几乎同时攻破北门,其大刀队更是闻名于世。

其中北门是战斗最强烈的地方,由于李取信帮忙守卫北门,也是日寇侵华期间最铁的汉奸,守卫也极其执拗。吉鸿昌与李取信,肯定是怨人相见,分外眼红。

吉鸿昌进城后,就到处追求李取信,只怅然让两手粘满同盟军兵士鲜血的汉奸李取信逃走了。

破城以后,天已经放亮。日假军根本异国料到同盟军有如此重大的攻势。

入城以后,方、吉、李、邓、张、刘部亲昵互助,随处能够听到大刀队嘿!嘿!哼!哼!地劈杀声。大刀队在巷战中表现了更强化盛的威力。在始末近五个幼时巷战,溃败之顽敌丢下尸体,拖着伤兵掀开东门,向丰宁、承德倾向溃逃。

同盟军用相对较幼的伤亡代价,一举收复了多伦城。

还有一片面假军,将枪械弹药有意屏舍在城内,也有片面零散假军异国退却,倒下去装物化;躺在物化人堆内里暗藏下来反正,其中有一片面就是李取信的属下,统统又有两、三千人又添入了同盟军。

战斗终结以后,多伦城从城头到城内,到处都是屏舍的各式枪械、武器和弹药,还破获了日寇的两座弹药库。

一切缴获的武器弹药,装备一个兵栽齐全的陆军整军还多余,稀奇是缴获了日军90毫米速射山炮近二十门,成了同盟军和吉鸿昌的珍宝。

准备进攻多伦城和消弭外围假军据点与收复多伦,统统经过了三天计划准备,四天消弭外围,三天交叉攻城,共计十天七昼夜血战,同盟军艰苦地收复了多伦城。

多伦城光复以后,冯玉祥命令,吉鸿昌本部依多伦为基地,伺机收复了独石口。又调第六军张凌云部驻守多伦,并互助吉鸿昌出击并分兵驻守独石口。其它各部,别离撤到张家口或张北,张登阁随方振武部回驻张家口。

冯玉祥向全国发出通知,公告攻克收服多伦城经过的电文,照录如下:

阳戍  庚午  佳未三电,通知吾军血战多伦各情形,计荷垂察。连日吾吉鸿昌、邓文、李忠义三总指挥,均亲临城下督战,拼物化猛攻。蒸(10日)晚吾吉总指挥鸿昌亲率敢物化之士,肉袒匍匐进取,爬城三次。敌以机枪扫射,及猛掷手榴弹,致未得手。计是役共伤亡吾团长以下官兵共二百四十余名。真(11日)早八至九时,又由东飞来敌机三架,掷弹四十余枚,但多未命中。真(11日)戍(近子夜),吾吉总指挥鸿昌,厉命各部,奋物化猛扑。迄至今晨九时四十五分,吾军通盘由南西北三门,攻入多伦城,复经巷战,肉博三幼时之久,日假残敌,首由东门仓皇窜出。刻(现)吾军正向东追击中。多伦至此,已为吾抗日同盟军十足收复。特闻。俘获细目,另电奉告。冯玉祥文(12日)未(下昼)章。

多伦城正式收复日为1933年7月12日。从电文中又看到了另一个题目,就是在整个儿电文之中,异国挑到方振武的名字,方振武部却是攻城主力,方振武对此也是很不悦意。由于大敌眼前,方振武固然没做声。却使冯、方芥蒂更甚。

多伦城的收复,震惊中外,改写了日军不可制服的神话,而结论却是日军根本不经打。

多伦光复后,章太热老师发外说话:“近世与外国战,获胜者有之。地虽一寨一垒,既失,则不可复得矣。得之,自多伦首”。

多伦城是从日军侵华搏斗最先,从日本侵袭军手中夺回的第一座政、商、军事重镇。多伦光复以后,举国振奋,各地救国说相符会、抗日后援会等整体、弟子说相符会等纷纷致电祝贺,有原料可查者不下百余通贺电。还有很多机关慰问团,到多伦慰劳抗日部队。

平、津各大报纸,均以第一版大字标题,报道光复多伦的新闻。国民当局中的抗日将领失踪臂蒋、汪当局的捏造指斥,有原料可查发出贺电的有:李烈钧(两电)、柏烈武、程潜、陈嘉佑、张知本、邓家彦、马良、章炳麟、朱子桥(三电)、蔡廷锴、朱茂澄、蒋光鼐等不全列。这里照录一通李烈钧电文,能够能够复原那时之情势。电文如下:

张家口冯焕章公尊鉴:文电诵悉,鸱鴞(猫头鹰)翘翔,麟凤落筏,人不战而失四省为有功,公传檄收复察东为有罪,斯千古奇闻。然公亦何以令人畏罪若此,公更为千古怪杰矣。弟等自当说相符诸人,再申正论,为历史略存正气也。弟烈钧叩寒(14日)。

(本文稀奇感谢张家口东北民多抗日同盟军、冯玉祥祝贺馆,泰安冯玉祥祝贺馆,榆林中私塾志等档案原料)

图片

图片

图片

作者简介

张玉玺,笔名镜翁,祖藉登州,1950年出生于陕西府谷。高级工程师、榆林市、府谷县作家协会会员。武汉汽车工业大学汽车设计制造专科本科卒业。又先后在榆林财贸私塾和北京商学院进修,学习财务和企业管理。年青时转战陕西多处三线建设工地十数年。一生主要服务于国家第二冶金公司和陕西府谷商业储运公司。历任教师、工人、技术员、车队长、副经理、经理、董事长。国家内贸部华运榆林公司总经理等职。九十年代后期,依特邀行家身分转到山东做事,定居济南。作者毕生从事理工科做事,曾编写过汽车专科大学选修教材。为清华大学创办演习基地,在清华大学设有奖学金。还担任过国内多家汽车厂技术顾问。获得国家技术专利一百二十多项,基本已经实走。有的产品,曾占全国市场八成,还远销西洋等发达国家。

进入二十一世纪,六十岁以后,初涉文史、文学修整创作,先后两版发走过《府谷名胜故事选》。退息以后,不息完善长篇幼说《镜世义商》。中短篇文史作品《镜世书场》,两部著作的创作一百二十余万字,均由时代出版社正式出版,《镜世书场》续卷编纂完善即将付印。还出版发走了道家《易经》《周易》《易数》三大著作第三部之《易数﹒珍方》。

  稀奇申明:本平台作品以原创为主,转载为辅,著作权归原作者一切,作者挑供的片面照片来源于网络,如文章、图片涉及侵权题目,自告知之日删除。

图片

*张玉玺||二狗子绳叉抛石打飞机*张玉玺||府谷又有千年艳丽即将消亡*张玉玺||秦首皇封禅台遗址演讲稿*张玉玺||追求府谷碗饦儿记*张玉玺||杨六郎试箭石与石转槽*张玉玺||黄河流经府谷不冻之迷*张玉玺||紫花坪村的历史文化

史政发展 塞外文化 红色文化 乡土文化

名人习惯 文物非遗 传说轶事 去事琐忆

投稿信箱:scgsjzb@163.com 

主编微信:sczb0972